您查询的关键词是:张亚勤 以下是该网页在北京时间 2019年11月15日 11:19:54 的快照;

如果打开速度慢,可以尝试快速版;如果想更新或删除快照,可以投诉快照

百度和网页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0909/22/535749_408264308.shtml 的作者无关,不对其内容负责。百度快照谨为网络故障时之索引,不代表被搜索网站的即时页面。
张亚勤究竟是从外企跳槽到了民企还是从软件公司跳槽到了互联网公司
配色: 字号:
张亚勤究竟是从外企跳槽到了民企还是从软件公司跳槽到了互联网公司
2014-09-09 | 阅:  转:  |  分享 
  
Zuo · 7分钟前

张亚勤究竟是从外企跳槽到了民企还是从软件公司跳槽到了互联网公司

这篇文章的标题其实应该是“关于张亚勤跳槽百度的三种看法”。搜狗 CEO 王小川在知乎上的回答认为这是互联网公司研发模式对软件公司研发模式的颠覆性胜利;来自微软亚洲研究院内部的声音认为是张亚勤遇到了天花板,不跳槽就要原地踏步到退休了;而很多媒体认为这是本土科技公司对外企的胜利。

张亚勤自己的话说,“使命达成”。你觉得他会同意谁的看法?

媒体:外企吸引力不再

《北京日报》: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外企高管选择进入国内互联网科技公司。去年谷歌安卓团队的二号人物雨果·巴拉来到小米;今年 5 月份,百度就曾引入了知名人工智能专家吴恩达。吴恩达为百度首席科学家,全面负责百度研究院。2014 年 7 日,阿里巴巴宣布任命原谷歌新闻发言人简·彭纳担任集团副总裁,负责投资者关系。

《第一财经日报》张亚勤告别微软,跨国公司正在失去吸引力。昨日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已经发布微博称:“祝贺张亚勤,也祝贺百度。欢迎更多的跨国公司精英加入国内企业!”而这背后,不少曾与张亚勤一起在微软从事科研工作的同事,现在已经在国内主要科技公司就职,在腾讯、阿里巴巴、小米等公司担任高级职位。其中,张宏江于 2011 年离开微软,转投金山软件担任 CEO。

腾讯科技张亚勤离职微软加盟百度,外企红毯时代落幕。无论是张亚勤和谷歌 (微博) 大脑创始人吴恩达加盟百度、前谷歌大中华区总裁刘允加盟 360,还是谷歌全球副总裁 HugoBarra 加盟小米,及近期原谷歌投资者关系高管简 - 彭纳加盟阿里巴巴,均清楚显示一点,当前中国及中国企业的快速发展,正让更多外企人才向国内企业回流。

王小川:互联网研发的胜利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 钱没给够;2. 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性。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张亚勤提及“使命达成”后从微软研究院离职,可以视为是互联网研发模式对企业学术研究模式的颠覆性胜利。众所周知,微软研究院的研究有应用层面的,也有偏基础层面的,但是这种“基础”也比不过高校和国立机构能够做得更基础,故而成为”夹心层“。

互联网的威力在于极速的市场应变,从市场需求出发推出产品快速迭代,驱动后面的技术研究快速灵活,以 Google 为代表把这种技术研究与产品推出的结合发挥到极致。而微软研究院的立项到产出需要 3-5 年,尤其是亚洲研究院还是异地跨国管理,决策效率低下难以与前端的产品互动,必然会没落。

我曾经听说亚洲研究院还参与过搜索引擎的反垃圾网页的过滤研究,这种和前台脱节的模式根本就玩不转。搜狗与清华成立了“搜索技术联合实验室”,约定的项目周期是一年,这个是搜狗能够接受的上线,也是和学校互相妥协后的结果。校方觉得一项研究“没有一个三年的积累”很难做好。

我理解他们的思路和模式,但也深知这种偏应用层的研究效率是不能够适应互联网市场化竞争的需要的。之后我们拉入光纤专线进学校实验室,以及派驻工程师联合研究,虽然是一年期才验收,每个月甚至每周都要坐到一起讨论项目进展以及了解研究方向上是否有偏差,以及是否有局部的成果可以进行检验和进入实用化,这种节奏我相信对于 Google、百度的研究机构也是必须的,但是对于微软研究院必然是不可行的。

MSRA赵冬毓:遇到天花板就跳

基本就是遇到天花板了,不走就坐在 MSARD 总裁的位子上等退休了。还是实习生的时候,就听说陆奇或者沈向洋将来会接纳德拉留下的空缺(云计算和企业部门 VP)。后来沈向洋晋升主管科研部门的副总裁、陆奇名义职位没变,但是现在主管所有软件研发。两人职位平级,只有张亚勤职位没变。

而且亚太研发集团主席是行政职务,研发主要是层层向各自的 Manager 或 VP 汇报,最后软件报给陆奇,科研报给沈向洋的。所在 base 的主席是在整个体系里面起不了作用,只管财务、人事、后勤、行政、政府和高校关系诸如此类。

很多东西没必要解读太多,人走了无非就是钱没给够、位置没给到位和干的不开心了。张亚勤去百度只能说明百度给的钱更多、位置更好、干起来会开心,毕竟张叔叔去了百度是要负责新业务的,几乎就是沈向洋在微软的角色,这也更符合他对自己的定位。

(MSRA 有人事)变动?就是很多研究人员、还有一些领导或者资深研究人员去了高校和其它企业么?MSRA 从成立至今一直在不断的滚动换血啊。像我上级这种 35 岁左右的已经是老资历了。选择去哪儿都是正常的,毕竟在 MSRA 混了很长时间之后基本也就升到头了,工资涨幅不大。

像我知道的一个去人大的,一个去深圳的,开出来的条件几乎等于 MSRA 的待遇翻番了,深圳的那个高校还给介绍对象。而且这些人在 MSRA 还要挖空心思写论文,至少都是 ACM 起,一年要没有一两篇顶级杂志的论文都不好意思跟同事一桌吃饭,去了高校一年出个两篇 SCI 就可以回家躺着等收钱了。

去了其它公司的,基本都是走上了管理岗,拿着高工资的。有去了西门子后来又去了华为的,现在是五道口买豪宅…基本上年纪大一点的,不想干那么累的,在 MSRA 攒够了资本,然后升职又没啥指望的基本上都会跳的。因为他们对于这些高校和企业来说的重要性,比对微软来说大得多,自然待遇差别挺大,另外微软是业界出了名的工资低……

李开复当年创办 MSRA 的时候说的好,MSRA 除了是微软的基础研究机构,也基本上做成了中国成功的计算机顶尖人才培养基地和出国中介机构。

[本文参考以下来源:tech.qq.com, news.xinhuanet.com, tech.sina.com.cn, zhihu.com, zhihu.com]

献花(0)
+1
(本文系lindan9997首藏)